第979章 一条命,一世还!

咻!叶枫扔出的石块好像流星一般一闪而来,瞬间将酒井美惠子的车窗射-破!咔嚓!一道碎裂之声响起,酒井美惠子豪车的后车窗瞬间破碎,而那枚石子对准坐在驾驭座上酒井美惠子的脑袋一射而来!“该死!!!”酒井美惠子浑身汗毛根根倒竖,一股浓郁的逝世气味将她笼罩,让她面色大变,当下天性之下突然一偏头!噗嗤!一道血花飚溅,酒井美惠子那白净细长的脖颈被石块生生擦出一道半尺长的血痕,当下猩红鲜血汹涌!这一刻的酒井美惠子浑身一颤,整个后背刷的一下被盗汗打湿,就像是从鬼门关上走了一圈一般,惊慌到了极点!不仅如此,现在的酒井美惠子,哪里还有之前的妖媚魅惑,整个人难堪到了极点!她蓬首垢面,整张脸上鲜血淋漓一片,好像厉鬼!而俏脸腮部更是有着一个血肉模糊的血洞,将那张本该完美无瑕的俏脸破了相!她的娇躯之上更是完全被血水打湿,那一道道狰狞恐惧的创伤,让她疼的浑身颤栗!眼下这脖颈之上的创伤,更是让酒井美惠子眼前一黑,一股股晕厥之感情不自禁!“叶枫!今天你杀不了我!改日,我必杀你!!!”酒井美惠子将油门一踩究竟,一边开着豪车慌乱而逃,一边回头对着后方越来越远的叶枫大声嚎叫着!那声响之中充满着无尽的怨毒!再一次,她仍是失利了!而在后方庄园之外,叶枫静静站在原地,看着酒井美惠子的豪车消失在夜色之中,并没有去追!尽管他对自己的速度极为自傲,可是仍旧无法和那辆极速的豪车比较!“下一次,就是你的死期!”叶枫目光之中阴森光辉闪耀不断,当下回身再次向着庄园之内走去!而叶枫回身的片刻,能够清楚的看到,他整个人的后背早现已血肉模糊一片,丝丝烧焦的气味不断逸散而来!那狰狞可怖的创伤更是简直深化到了骨头,看起来反常渗人!若是换成一个普通人,这种重伤之下,必死无疑!即就是叶枫,此时面色仍旧惨白一片,眉头紧皱,脑门有着丝丝盗汗不断显现!而当叶枫回到庄园之内后,便能够看到,那整栋阁楼现已完全化为一堆废墟,熊熊的烈火现已欢腾焚烧!而在阁楼废墟之前,一名老者趴在地上,浑身是伤,鲜血淋漓一片,看起来反常惨痛!他,就是暗黑魔君!看着暗黑魔君那惨痛的容貌,叶枫不由摇了摇头,心中也是一阵后怕!之前在他翻开那个木箱之后,里边确实有人!惋惜,并非南希,而是一名生疏的少女!那少女的嘴巴被炸弹塞住,她身上各个部位相同绑满了炸弹,而木箱的遍地,也被放置了鳞次栉比的炸弹!这些炸弹之多,完全或许将一座摩天大楼炸的轰塌下来!若非叶枫反响及时,他们二人早已命丧这阁楼之中!“疯子,谢……谢你救了我一命……”暗黑魔君满脸是血,他的身上鳞次栉比不下数百处创伤,全部是被暴烈的爆炸力所伤,不忍目睹!可是他毫不介意,此时尽力的抬起头,看向叶枫,神色之中充满了感谢和深深的杂乱!他并不知道,酒井美惠子和陈思思居然在木箱之中装满了炸弹,并且这两个女性心肠之恶毒,居然连他一同杀!不过暗黑魔君却是知道,本来叶枫在发现是炸弹的一刻,以他的才能完全能够单独逃离,可是对方为了救自己而逗留的一瞬,这才被生生炸伤!若不是叶枫及时出手,他暗黑魔君,现已命丧这堆废墟之下!“你我随时敌人,可是没有血海深仇!我救你,也仅仅举手之劳!”叶枫面色漠然,他曾经便听说过暗黑魔君很多的传说,知道对方并非伪君子,此时救暗黑魔君一命,他也仅仅随手而为!不过他的言语落在暗黑魔君的耳中,当下让暗黑魔君的神色有些黯然起来,此时目光迷离的说道:“二十年前的末日之战后,我身受重伤,几欲病笃街头,却被当年远赴米国拜访的新加坡政客陈思明救了我,将我暗暗带回新加坡!从那之后,我便计划用我的余生来护卫陈家的安全!”暗黑魔君此时堕入了当年的回想,脸上的杂乱之色愈加浓郁:“陈思明身后,我便担任照料他的儿子陈松,帮他根除政界竞争对手,排除异己,将他送上总理的宝座!却没有想到,二十年后的我,下场会和二十年前如出一辙!真是挖苦!哈哈……真是天大的挖苦!!!”暗黑魔君此时没有介意身上的伤势,可是陈思思的这种做法,明显深深刺伤了他!这一刻的暗黑魔君,不像是一个绝世强者,更像是一个完全悲观了的白叟,那种狂笑之中透着浓浓的哀伤和苍凉,令人扼腕!叶枫怔怔的看着暗黑魔君,却没有想到,对方会是一个如此重恩之人!由于救命之恩,他挑选看护陈家一世!若不是陈思思心肠过分恶毒,或许这位白叟,仍旧会用自己的生命来保卫这份恩惠!“是挺挖苦,不过却是对陈家的挖苦!他们赶走了自己最大的依仗,最大的保护伞!愚不可及!”叶枫淡淡摇了摇头,然后对着暗黑魔君问道:“你知道她们将南希关到哪里去了吗?”暗黑魔君将自己的悲惨尽数收起,然后看着叶枫慢慢说道:“已然她们移花接木,将你的那位美女调了包!那么现在最大的或许就是关在一个当地——总理府地牢!”“总理府地牢?”叶枫眸光一闪,当下一句话没说,回身便走,不一会的功夫,便消失在苍茫夜色之中!而暗黑魔君看着叶枫消失的当地,怔怔入迷:“一条命,一世还!我现已将性命还给了他们陈家,而现在,却又欠了他……”暗黑魔君脸上泛出浓浓的杂乱,此时深思了很久很久,好像做下了某种决议!